幸运时时彩

                                                来源:幸运时时彩
                                                发稿时间:2020-05-30 11:38:20

                                                三、判决打破了加中关系本来有望改善的机会

                                                陈丙丁律师表示,尽管法官裁决书是按加拿大一般法官判决书的规格书写的,引用相关判例也甚为广泛,但她的裁决结果可能受她在出任法官之前,长期在省和联邦法庭部门工作的影响。法官认为,对于欺诈这项犯罪,要从实质发生的行为来定,要从广义角度看,才不至于限制加拿大履行其“国际义务”,这里是指引渡条约里的“义务”,结果就否认了孟晚舟的申请。

                                                加拿大著名刑事辩护律师沈晨介绍说,加拿大的引渡程序有三个关键的步骤,第一是引渡的申请国发出请求,请求被接纳了以后,对当事人进行逮捕。孟晚舟案的这个阶段,已在2018年12月份已经完成了。

                                                加拿大边境局或皇家骑警在逮捕孟晚舟的过程中,可能存在违反《加拿大人权和自由宪章》(简称《宪章》)第9条──保护个人不受执法部门的任意拘捕。如果执法部门违反了第9条,通常也会违反《宪章》下的第10条。该条要求执法人员在当事人被拘捕时要立即告知其被逮捕或拘留的原因,以及她有请律师及和律师通话的权利。

                                                司法部长在考虑下列若干因素后,可以行使酌情权, 不移交该名面临引渡的人:考虑到所有相关情况,引渡该人将是不公正或压迫性的;提出引渡请求的目的是以种族、宗教、国籍、族裔、语言、肤色、政治见解、性别、性取向、年龄、精神或身体残疾或地位为由起诉或惩罚该人,或该人的利益可能因上述任何原因而受到损害;根据引渡伙伴国的法律, 提出引渡请求的刑事指控可判处死刑;被要求引渡的刑事指控是政治犯罪或政治性质的罪行;该人在他缺席的情况下被定罪,并且在引渡后该人无法对案件进行复审;犯罪时,该人不满18岁;加拿大已经就引渡请求上所列出的刑事指控对该人在加拿大本土进行了刑事指控;引渡请求上所列的刑事指控均不发生在引渡请求国所拥有管辖权的领土内。

                                                如果司法部长决定不发出移交令,孟晚舟应当可以被释放,重返自由。反之,孟晚舟也可以在第三阶段结束后对司法部部长的决议提出上诉。

                                                更复杂的是,按照加拿大最高法院先前的判例,《宪章》的保护在出入境关口通常不适用。例如,一个人可能被一名执法人员在边界长时间拦截盘问而不会被认为她被拘禁或逮捕,从而不会触动《宪章》第9和第10条的保护。因此,对孟晚舟的律师来说,弄清孟晚舟在加拿大边境过境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至关重要的。

                                                资深大律师陈丙丁同样认为,这将是个可能延续数年的官司。而且,现在看来第二场耹讯的结果也很可能不乐观,引渡程序或许最终还是会进入实质耹讯的阶段。

                                                但这个理由并不充分。因为同样据《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的网民群体占比仅为27.6%。也就是说,大多数网民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富裕。

                                                沈晨律师认为,接下来孟晚舟的律师很有可能会找出各种理由来上诉,上诉的话也是为了争取一些时间。很多人会有一个错觉,如果对这个裁决不满意,就可以上诉,但在加拿大不是这样的,你必须要指出法官在裁决过程当中的错误,这个错误要足够严重,才可以上诉。而且在上诉时,即便是上诉院接受了此上诉,但也有法律上的要求,就是他们要尊重底下庭审的法官的判决,除非庭审的法官在判决过程当中有明显的差错,他们才会驳回。